追蹤
生命中的每件事
關於部落格
專研生命現象
  • 206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抗爭五年戰勝癌症的女教授

抗爭五年戰勝癌症的女教授
日期:2011-03-07作者:潘肖(玨)來源:《我們該把自己交給誰?》
    生癌並不可怕,怕的是精神崩潰。癌症不是絕症,用科學方法和自我心身調節,癌是可以治愈的。作者是一位身經數刀的癌症患者,她經歷了向死而生的苦痛歷練,本書是她得病5年來總結出的治療經驗和康復方法。
  走免疫療法之路
      我醒了。我努力地在喚醒自己的意識。
      我將臉稍稍往右邊側了點,清晰地看見房間的右面墻上的那只鐘,它告訴我現在是1050分。我終於明白了,我是在進行第二次乳房手術。“1050,太好了!這個時間告訴我,我的左側乳房腫瘤肯定是良性的!因為我第一次右側乳腺癌的手術時間是5個多小時,要到下午1點半才甦醒。能有這樣的邏輯推理,說明我已經徹底甦醒了。
      “林醫生。我認出來了,她就是我兩個月前右乳手術時的麻醉師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麼又來了?她也認出我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左乳又不好了。我說著嘴裏就感覺有異物,想吐,她趕緊用毛巾墊在我的右腮邊,我邊吐邊又無意識了……
       
這是我在短短的5個月內的第三次全身麻醉,挨的第三大刀。這次手術前,擔心的是自己患了雙側乳腺癌。而現在的結果是良性腫瘤,但這個好消息卻讓我高興不起來。因為醫生根據我左乳的乳腺品質和導管內的乳頭狀瘤的程度,最後還是採取了全乳切除。
       過了三周,我又到這家醫院來做放療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為什麼不肯靜脈化療?醫生很和氣地詢問我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主任,我因為骨折,躺在床上3個多月了,又經受了幾次大手術,如果再靜脈化療,我真的吃不消了。加上我經常要犯心臟病,這些天,血壓也往上躥,所以……”還沒等我說完,主任就搶著說:“你這種乳腺癌已經比人家少了一種內分泌治療的手段,再不靜脈化療,非常危險!他停頓了一下,又說:我告訴你,乳腺癌是一種全身性疾病。兩到三年後,你遠處轉移的可能性很大,或到腦、或到肺、或到肝、或到骨頭,到那時就麻煩了。
      
這些話聽上去是很恐怖,但他可能是實話實說,他在擊醒我這個頑固分子。我當時一邊聽一邊暗暗地在給自己鼓勁不要怕,不要怕,咱們有辦法!
      
記得有張報紙曾經說過,三分之一的癌症病人是被嚇死的,另有三分之一的癌症病人是被過度治療而死的,還有三分之一的癌症病人是無法治療而死的。看來情況是這樣。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靠意志!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當然是微笑著說的。
        我開始按計劃放療了,共放療25次。我進行到第4次,就在放射科的那架機器上犯心臟病了。醫生說,休息幾天,再繼續放療。但我不想再繼續了,癌症是一種慢性的消耗性疾病,而心臟的變化是瞬間的致命性的。
      為什麼我們要生命不息,放化療不止呢?我們不能只注意這個,而不注意生這個!如果都被弄得千瘡百孔,那麼治這個的本錢在哪呢?
        “癌症這個頑敵,人類在與之戰鬥的時候,並沒有交白卷,但始終也沒有得高分。這之間,除了人類對它本質的認知程度的因素外,人類自身作戰的思維方式不能不說沒有問題。
        我終於決定:堅決不放化療了!我的生命我做主!走免疫療法的路,走中藥治療的路,走我自己制定的快樂療法的路。
 那扇正在被慢慢地打開……
    
    
第一步是好好認識這個病。查閱了大量的資料,最後擺在我眼底下的是觸目心驚的三條結論:HER-2陽性的乳腺癌相對於ERPR陽性的乳腺癌無病生存期短;復發轉移的概率大;死亡率大。這類乳腺癌用醫學術語來判斷叫預後差
        此時,我癱坐在沙發上,半晌才緩過氣來。
     “不行,我倒不相信就此等死,肯定還有辦法!上帝在給你關上一扇門的同時也會打開一扇窗。窗在哪?不急,慢慢找。我不時地自我安慰著。
        “2005年11月3日據英國媒體報道,科學家最新的研究成果顯示‘月見草油將會成為治療HER-2陽性乳腺癌的利器,實驗室的結果表明:月見草油中的物質不僅能有效抑制這種乳腺癌的重要基因,還能增加抗癌藥物的藥效。
      
當時的我,不由自主地狂叫我有救了!我有救了!我跑到18樓的窗前,鳥瞰著樓下匆匆行走的路人,希望他們能聽到我的心聲,能分享我的喜悅。
      我把網上的這個內容下載了,複印了好多份,送給我所認識的醫生們,他們比我接觸的病人多,可以救更多的人。
       “月見草油是老藥新用,這藥原來是治療高血脂症的。月見草是一種北美植物,藥材是講究產地的,於是,我請溫哥華的同學給我捎來正宗的月見草油膠囊。
        我意識到,我要尋找的那扇正在被慢慢地打開……
   
比細菌和病毒更凶險的敵人:過氧化物
     
又一重大資訊進入我的視野:硒抗癌!
      
我在一本書中看到,美國科學家在那些已經自發地產生了乳房腫瘤的老鼠的飲水中,添加進不同濃度的硒,當飲水中只含0.1ppm的硒時,94%的老鼠的腫瘤擴展;而在飲水中含有1ppm的硒時,只有3%的老鼠的腫瘤擴展。
        “硒抗癌的潛力可以歸因于它的抗氧化特性,它可防止不飽和脂肪酸的氧化,抑制可能成為致癌因素的過氧化物和自由基的形成。
       
人的生存離不開氧,通常吸進體內的氧氣絕大部分都被正常利用了,而剩餘的氧就形成了過氧化物,在體內瞎轉變成了自由基。當人體自身沒有能力清除它時,大量積聚在體內的自由基就像氧化作用腐蝕金屬一樣,導致各種疾病,包括癌症。
        我們曾經以為,在這個世界上,細菌和病毒是威脅人類生命和健康的兩大夙敵,卻疏忽了這個比細菌和病毒更凶險、更隱蔽、更難對付的敵人——自由基,也叫過氧化物
        打個形象的比方,過氧化物就像,能夠澆滅這的物質就是抗氧化物。抗過氧化物質能讓身體的代謝達到平衡,不生病。
        補充多少量?劑量決定品質。的有用性和有毒性是互為存在的,不可小視。我反覆查閱了各種有關書籍,根據我的病,安全劑量應該是每天400微克。在我的遊說下,周圍的朋友也紛紛加入了防癌的行列。當然,我建議他們服的劑量是保健量,比如豆類、芝麻、蝦、大蒜、蘑菇、小米、板栗和動物內臟等食物中都含有豐富的
   迅速改變自身的酸性體質
        自我生癌以來,我經常考問自己:為什麼別人不生病,而你會生病?
        國外科學家斷言:百病皆從體液趨酸化開始。當人體體液的PH值(即酸鹼值)正常時,體細胞和免疫細胞的活性最強,能夠吞噬和消滅壞細胞。而在酸性體液環境中,免疫細胞的火眼金睛作用就下降了。所以癌症患者百分之一百是酸性體質,酸性體質的環境使癌細胞極易生長與擴散。
        最近,中國中醫研究院的管勝文教授指出,通過對癌症病人的研究表明,發現他們有三個共同的特徵,即體質呈酸性、嚴重缺乏微量元素硒和嚴重缺乏維生素C
        事情很清楚,無論是用藥物消滅癌細胞,還是用食物增加營養,如果不改善自身的酸性體質,癌細胞還會生生不息。
      美國、日本等國的腫瘤醫學專家在大聲疾呼,預防和治療腫瘤,必須從根本上改善人體的酸性體質,而最有效、最直接的辦法就是直接補充甲殼素(醫學名叫幾丁聚醣,也稱第六要素。它是自然界中唯一的鹼性動物纖維(蟹和蝦的提取物),是一種生物鹼,它的醫學功能是中和血液中的酸性物質,因為癌細胞在弱鹼性環境中就不容易生存了。
        經過如此這番的推理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我們所謂的作戰方案疏忽了敵人之所以存在的內環境。如果我們首先改變這個內環境,那我們是不是就可以不戰而屈兵呢?
        我明白了:迅速改變自身的酸性體質已刻不容緩了。於是,甲殼素立馬就成了我的治療方案中,繼月見草油膠囊和之後的第三把利器。
        隨後我又在想,為什麼國外科學家要把甲殼素稱之為維持現代人生命的第六大要素。
        這要從許多現代病的崛起說開來。
       現代人是生活在快節奏、高壓力的環境中,飲食又往往高蛋白質、高脂肪和高糖居多,這一快四高使得身體的毒素積聚,於是就誕生了諸如心血管病、糖尿病、脂肪肝、癌症等現代病。
       很多健康專家就此提出,必須運用三把掃帚來清除人體內的毒素。
        第一把是物理掃帚”——膳食纖維會像海綿一樣吸附毒素排出;第二把是化學掃帚”——抗氧化劑(如)對抗乃至消滅自由基;
       第三把是生物掃帚”——益生菌抑制自由基。
        甲殼素是清除我們體內毒素的第一把掃帚,它給人體細胞和臟器創造一個不易生病的環境。於是,它就成了繼蛋白質、脂肪、糖類、維生素和礦物質等人類五大生命要素外的第六大生命要素。
        我開始服用第六要素,是從每天2粒,一週後加到4粒,每週慢慢加,直至加到我應該服用的量。大概是服用了一個月左右,我突然感到身體很不適,軟軟的,沒力氣,斷斷續續地有好一陣子。諮詢了專家後,才知道這叫好轉反應,是平衡身體酸鹼的一種暫時性反應。專家說,好轉反應就如同跪坐許久的人突然站立時,因為血行不通卻會麻痹的情形一樣,但過一會就恢復正常。果不其然,又過了大概半個多月,我感到身體出奇的輕鬆。
        有人說,世界是平的,因為網際網路;同理,有些醫學知識患者是可以快速學習的,也因為網際網路。
        抗癌,這事我就這樣幹了——認認真真學習、明明白白治病、開開心心生活。好好體味日日是好日的真諦深意。
 摘自《我們該把自己交給誰?》潘肖(玨)著復旦大學出版社2011年1月版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